您的位置:首页 > 深度新闻 >

陈玲玲律师:做一个有温度的专家型律师

2021-08-18 15:45:51 来源:南方财富网

☐文/彭川

IMG_256

“从事资本市场业务,需要法律思维,也需要商业智慧。好比两个人分一个橘子,乍一看,一人一半似乎最公。可仔细沟通后双方可能会发现,其实,一人想要的是皮,而另一人希望得到的是瓤。那么,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下,相对于一人一半,应该还有更合适的分配方案。”

——陈玲玲语录

“能有不错的收入,可以帮助别人,有益于社会,还有一定的自由度,在我心里,律师一直是个不错的职业,也是最适合我的职业。”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玲玲律师微笑着说道。

她长期从事资本市场业务,行事一向低调,但还是会因为一些成绩的取得不时地受到聚光灯的关注。例如,和团队成功完成:国内校企改革的首个试点项目;2020年被列入“重大无先例”的第一单创新型市场化债转股项目;2021年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后的首家央企子公司IPO项目等。

日前,她收到一个好消息。国际知名法律评级机构LEGALBAND公布了2021年度客户首选:资本市场多面手15强榜单。她成功入选。

事实上,一路走到今天,外界的评价对陈玲玲律师而言已经不那么重要。如何竭尽全力把手头的工作做好,不辜负委托人的期望,才是她最看重的事。十几年来,她勤勤恳恳做事,踏踏实实做人。她说,现在律师行业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一部分律师把律师业务做成了生意,“但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成为一名擅于沟通的、有温度的专家学者型律师,也一直在往这个方向努力。”

身处法律实践一线,为行业发展建言献策,她和团队也一直在做着力所能及的事。

大学时对法律产生兴趣

心里的声音,指引脚下的路。一路追寻自己的内心,陈玲玲当初选择了做律师,之后又选择了资本市场这一细分领域。

陈玲玲是浙江人,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历史系,2004年获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硕士学位。

她上学那会儿,律政剧正流行,剧中正义凛然、睿智果敢的律师形象,令她对这一行心生向往。为此,大三大四那两年,她经常跑到浙大法学院去旁听。毕业后考研,直接转向了法律专业。

“除了兴趣,我觉得律师收入不错,吃的也不是青春饭,很有吸引力。”她说。

2004年,陈玲玲硕士毕业。她坦言,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进入体制内工作。“我的内心是崇尚自由的,不愿被束缚,也害怕过那种一成不变一眼就能望到头的生活。做律师,是‘海阔凭鱼跃,天空任鸟飞’,有更多的可能,也没有职业的天花板。做好了,功成名就;即使做得一般,糊口也并非难事。”

不过,机缘巧合下,初入职场的她并没有一开始就直接进入律师行业,而是先到北大方正集团旗下的一家公司工作了三年。或许是因为年轻——硕士毕业那年她22岁,和“志不在此”,那段时间,她换过不少岗位,做过总经理助理,人力资源,销售,但总感觉静不下来,找不到方向,内心特别浮躁。

“后来想想,既然当初学的法律,还是回去做律师吧。”她说。随后,她辞职加入海淀的一家律所,开始了自己的圆梦之旅。

“其实,小所不一定就没有大律师。”陈玲玲非常庆幸,自己做实律师时的指导老师是业内一位非常优秀的律师,在其悉心指导和帮助下,她迅速完成了向一位专业律师的蜕变。

“后来我们还成了挚友。”陈玲玲说。而她的好人缘伴随了她的职业生涯始终。

起初,她的主要工作是做一下辅助的工作,同时负责一些小案子,接触到的主要是诉讼业务。工作一段时间后她发现,诉讼业务的对抗很强,或胜,或败,很少有中间地带,而她骨子里并不喜欢这种激烈的冲突。

“我有特别感的一面,很容易与别人共情,曾经,承办一起法律援助案件时,因为当事人的不幸遭遇,我在法庭上都忍不住掉泪了。”陈玲玲笑说。刑事案件看守所沉闷、压抑的气氛,也令她很不适应。

另外,北京地方很大,法院分布又分散,初入律师行业的她经常只是简单地取一个法律文书来回就得花费好几个小时,做了大量的无效工作。

“那时我心想,或许自己并不适合诉讼业务。”陈玲玲说。

就在这时,一位从事金融证券律师业务的同学向她抛来橄榄枝,为她搭建了通往非诉业务的桥梁。她这位同学当时打算离开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改行做券商,因为有成熟的团队,也有业务资源,就向负责人引荐她加入了大成。

以此为契机,她开始了资本市场业务。

“十几年前,资本市场业务听起来还是挺‘高大上’的,突然有这么一个机会,我自然愿意试试。这些年来,我扎根这一细分领域,也的确感觉它挺适合我的。这份工作接触的多为企业高管、公司董事,他们通常素质都比较高,都比较尊重律师。我一直认为,做非诉业务属于‘锦上添花’的事,做不成,可以重新来过;诉讼业务属于‘雪中送炭’的事,成败有时关乎人的自由,乃至生死,非常沉重。”陈玲玲说。在她眼中,诉讼和非诉,虽然密不可分,但还是存在较大的差别。

做非诉业务,由于收费越来越公开透明,行业竞争也日趋激烈,律师其实并没有普通人想象的那么挣钱。并且,每个项目投入的时间成本都非常高。像陈玲玲这些年接手的IPO项目,很少有在5年以内完成的,其承办的一个时间跨度最长的上市项目,2008年开始到2021年结束,前后历时整整13年。

“即便如此,我觉得,我还是喜欢非诉业务。”陈玲玲笑言。

穿越岁月沧桑,道路在脚下延伸;历经风雨考验,命运在手中掌握。一直以来,陈玲玲都在服务企业的过程中,伴随着企业一同成长。从业之初,她仅仅是从法律的角度看问题,如今,公司的治理结构、企业文化、市场地位、项目的商业逻辑……都在她的关注范围之内。她还为此学了财务等专业知识,并有意识地锻炼自己的商业头脑。

“过程虽然辛苦,却也充实、快乐。”她说。

如今的陈玲玲,已感受到客户对自己的认可。这种认可给她带来的是成就感、幸福感和安全感。“这至少说明我们的工作是有价值的,它赋予了我们的职业以意义。这对我长期在律师这条路上坚守下去,非常重要!”她说。

IMG_257

资本市场改革的见证者和参与者

一路风雨兼程,一路澎 湃前行。

滴水之所以能够穿石而过,是因为它的目标专一和持之以恒。十几年来,陈玲玲专注资本市场业务,和团队一起用汗水浇灌收获、以实干笃定前行,有不少精品案例获得了当事人赞许和社会认同。

这些案例也印证了一个基本事实:他们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见证者和参与者。

年,要求校办企业“脱离”高校的改革,成为社会关注的一大焦点。资料显示,校企改革始于2001年,2019年后改革进程加速。

校企改革的试点,始于清华北大。

陈玲玲是较早介入这一改革进程的律师之一。2019年4月,中核资本与清华控股签署股份转让协议,由中核集团收购清华同方21%的股份,中核资本成为同方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作为全国范围内校企改革的首次试点,此次交易具有重要的示范意义。陈玲玲是该项目的收购方的主办律师。

她介绍,此次的交易比较复杂,表现之一是,需同时满足境内及香港两地多个证券市场不同的交易规则及信息披露要求;而且,被并购标的体量庞大,项目周期短、时间紧,具有一定的挑战

好在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最终她和团队不辱使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该收购案例,后来被列入《商法》2020年度杰出交易大奖。而通过上市公司的控制权的转让来推进校企改革也成为了如今通行的做法。

年来,国务院国资委高度重视防范、化解国有企业债务风险问题,从2018年起,推动了多家央企通过实施市场化债转股方式,降杠杆、减负债。

陈玲玲和团队在该法律服务领域也做出了“拓荒”之绩。

2020年8月7日晚,中金黄金发布公告,宣布公司的市场化债转股项目圆满收官。在该项目中,中金黄金购买了投资者持有的下属子公司中原冶炼厂以及母公司中国黄金持有的子公司内蒙古矿业的部分股权,同时募集20亿元配套资金,总交易规模达105亿元。

这是资本市场第一单创新型的市场化债转股+优质资产注入并配套融资的综合优化方案,属于重大无先例。

项目的推进,成功帮助中国黄金、中金黄金实现了企业资产负债率的大幅降低,在项目前期运作基础上,进一步优化了资本结构,有效促进了提质增效,为公司可持续健康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因此,项目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高度评价。国务院国资委党委书 记、主任郝鹏肯定其具有很好的示范效应,为资本市场树立了典范。

在无先例的前提下,陈玲玲带领团队携手券商等中介机构、以及公司再融资办公室的同事,大家共同努力,勇于探索,合力创新。作为项目法律顾问,陈玲玲带领团队出色地完成了对项目的法律支持,也再一次证明了团队攻坚克难的实力。

在企业IPO方面,注册制实施第一年,陈玲玲和团队也已有新的斩获。

2020年8月24日,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顺利落地。在注册制改革的赋能之下,创业板发展进入了新阶段。

2021年4月9日,中金辐照股份有限公司成功完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成为辐照消毒灭菌行业首家A股IPO企业,其股票的首日涨幅也达到了创业板历史上的第二高。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是本次IPO的专项法律顾问。

因为是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后首个央企子公司IPO项目,为适应新规,作为项目负责人的陈玲玲带领团队快速重新学一整套新制度,并按照深交所的最新要求对中金辐照开展了补充核查……在各中介机构的共同努力下,最后成功帮助企业实现上市。

项目推进过程中,陈玲玲和团队所展现出来的专业能力和负责任的态度,得到了中金辐照、保荐机构的一致认可。

“对我们而言,这是一次新的经历,积累了新的经验,而每次完成这类具有创新意义的项目,内心的成就感都是满满的。”陈玲玲笑言。

此外,陈玲玲早年主办的项目,国寿(苏州)城市发展产业投资企业的设立(16亿美元)曾获《商法》“2013年度杰出交易(中国区)”大奖;同时,该项目系保险资金以创新股权投资方式参与地方经济建设第一单,曾获得“2013年度亚太地区基础设施最佳募资奖”。

作为中国十几年来资本市场改革的亲历者、参与者,陈玲玲表示,“行业变化还是挺大的,整体来看,是在向着市场化法治化的方向迈进。”

她说,以前企业IPO,遭遇财务核查,或是因堰塞湖暂停接收申报材料等不可预知的情况较多,让人有些无所适从。年,随着法制的逐步完善,行政监管的日益规范,情况改善了很多。“举个例子,注册制下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审核理念,所有材料一经受理即公开,审核进度,反馈问题及回复等也全部公开,清晰明了,公开透明,中介机构和企业可以依规而行,其最大的意义就在于市场对审核预期的明确。”

“另一个重大的进步,是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建立。”陈玲玲说,即目前主板、科创板、创业板、新三板、地方股权交易场所等组成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建立,它可以同时满足各类市场主体多样化的投融资金融服务需求,“给企业多一些选择”。

当然,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就像新落地的注册制,大家期望值都很高,尤其是科创板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很显然,审核有时也给人‘回调’的感觉。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它的推进应该会是一个螺旋式上升的过程。”陈玲玲说。

如今,随着《证券法》的正式实施,处罚力度的加大,资本市场律师的执业风险陡增,“连坐式”的处罚方式更令大型律所有一种“黑云压城”的危机感。在此背景下,许多以往从事资本市场业务的律师选择了转行。

“律师收费越来越透明,竞争越来越激烈,在内卷严重的同时,执业风险却陡然上升,确实会给人带来巨大的压力。”陈玲玲说。她也有过纠结,考虑过转行,“可后来想想,还是先踏踏实实地做着吧,毕竟这么多年下来,有了积累,也有了感情。而且,我还是坚信,虽然中途会有曲折,但前途一定是光明的!”

面对新形势,做好风险防控正显得越发重要。陈玲玲介绍,他们在选择客户时会有相对明确的门槛,会有一个“负面清单”。而在大成律师事务所内部,对资本市场业务的风控也是最严格的,“在大成,IPO业务属于A类高风险业务,承揽这类业务的签字律师,必须是执业在八年以上的合伙人,而且,此前至少承办过10项以上证券法律业务,并且没有受到过投诉或处罚。达不到相应准入制度要求的律师,是没有资格去承接这类业务的。”作为大成证券业务内核委员会的委员,陈玲玲也是乐于奉献自己的宝贵时间,积极投入所内工作,应最大努力为每个经手的项目把好申报前的最后一关。

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而非逻辑。这些年,陈玲玲一直扎根在办案一线,对资本市场及其法治现状有贴实际的认知。因此,长久以来,她都在积极借助北京市律师协会证券法律专业委员会等台,为行业的发展建言献策。

“作为这项事业中的一员,为其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她说。

IMG_258

看淡得失,凡事尽力而为

岁月给陈玲玲的礼物之一,是使其整个人变得比以前和了许多。

她说,自己是个“悲观主义”者,以“出世”的心态过着“入世”的生活;或许是因为清醒,得失大多看得很淡。“在人生路上,职场上,我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诱惑,但我都看得很开。没有那些名利,我照样能凭自己的努力相对体面地活着,冒那个险又何必呢。良心上过不去,只是徒增烦恼。要知道一个人所拥有的财富、地位和她所享受到的幸福绝非一定成正比。”

“心安如莲,沉静在碧波湖面上。”对这种生活状态的追求,使陈玲玲常给人一种踏实、简单的感觉,始终坦诚、谦和。

不过,曾经的她可不是这样的,用她自己的话说是“以前活得太紧绷”。虽然承办的项目常常历时好几年,中间出现个别没有顾及到的点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她却经常因为一些小的失误而自责半天,“我对自己的评价总是太低。经常责问自己,明明之前的某项工作还可以做得更好,为什么自己当时就没想到呢……”

而客户主动给她打电话时,却常常不吝赞美之词。“我甚至有些怀疑,我的工作做得真有对方说得这么好吗?”有完美主义倾向的她说。

以前面对家里的事,她的心思也是比较重,常常因此陷入一种焦虑、纠结的情绪中。如今回忆起当时的自己,她很是感慨,“那会儿得失心还是太重了。”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经过岁月的打磨、沉淀,现在的陈玲玲状态松弛了很多。

她说,“通过看淡得失,和给生活做减法,现在的我整体处在一种比较舒服的状态中。现在,我只想踏踏实实、专心致志地把手上的工作做好,把当下的每个瞬间过好。因为时间和精力有限,尽可能地不让自己去同时接手多个项目。这样一来,不仅整个人轻松了,慢工还能出细活,在工作的过程中体会成就感和幸福感。好比跑马拉松,很多人其实都是中途退赛的,而这种张弛有度的节奏,更能令一个人在事业的征程上行稳致远。”

作为一个女律师,她如今非常注重工作和家庭之间的衡。为了不因错过孩子的童年而留下遗憾,寒暑假的时候,她总是尽力争取腾出一些时间陪孩子们去夏令营,一起游玩。“像我们这种工作,一旦忙起来,就有可能一两周出差在外。所以,能陪孩子的时候,我会要求自己尽量放下工作。”

当今社会“内卷”得厉害,给孩子们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对待孩子的学和成长,陈玲玲的态度是“远远地守护”,就是不做过多干预,只为其提供阳光、水分、土壤等成长所需的环境,至于将来他成长为“萝卜”还是“茄子”,还得看孩子个人的努力与造化。

或许,这就是一种“世事洞明”之后的豁达。

当然,凡事看淡,并非消极无为。事实上,面对工作,陈玲玲是极其认真的。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一朴素的职业道德,一直是其时刻铭记与恪守的底线。

“结果可以看淡,但过程一定要谨慎、认真、竭尽全力。”她说。

信任,在陈玲玲眼中,力重千钧!她常对团队中的年轻律师讲,一个人能够认可你,放心地把一件事情交给你来处理,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此,你一定要珍惜这份信任,并尽量通过自己的出色表现去守护这份信任。“我常对我们的年轻律师说,你接手的每一项工作就好比是一份考卷,完成得如何,客户是会打分的,答得太烂,下次你可能就有没机会了。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但务必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做到最好。你认真与否,客户能够感受到。”

陈玲玲也是这么要求自己的。每当一项工作结束,如果还有时间,她一定会再回过头去“温书”,一遍、两遍……精益求精,力争做到最好。

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甚至想过自己的墓志铭,后来得出的结论是,我希望上面写的是这么几个字:这个人这一生很认真地活过。呵呵。”

除了认真,锻炼自己强大的抗压能力、沟通协调能力,以及终身学和成长,也都是陈玲玲时对团队中青年律师强调的比较多的。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陈玲玲说,一个人在辛勤付出后,感受到了被需要,那是一种无比美妙的幸福感觉。“这时,你的付出已成为一种自我的内在需求,这种被需要的感觉成了促使你去付出的一种内在的驱动力。”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就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在“赠人玫瑰”中,找到对自我的肯定,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和价值,才是应真正关心的。

一个人的人生价值,取决于其对社会的贡献。“因此,我们愿意献出自己的光热去共同温暖这个社会,点亮法治中国的天空。”陈玲玲说,“虽然,我们可能只是一束微光,成不了太阳,那就做一个萤火虫吧。有一分热,发一分光。虽然微小,但绝不渺小。”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热点推荐

精彩放送